自從習練太極拳的雷雷和自由搏擊的徐曉東那場約架之后,將太極拳推向風口浪尖,從而引發了一場傳統武術(以下簡稱傳武)到底能不能打的大討論。

傳統武術與現代搏擊之淺談-保鏢之家

筆者習練傳統武術斷斷續續有十幾年的時間,經歷了從迷信,到懷疑,再到客觀看待三個階段。后來開始關注現代搏擊。兩相比較,有了一些粗淺的認識,希望與同道們學習交流。

(甲)

傳武從大的分類上可分為:內家拳和外家拳。雖然許多人反對內、外家之說,但是他還是客觀存在的。(某些拳種兼有內外兩種風格,比如八極拳等,限于篇幅,在此不做討論。)

外家拳,比如長拳,較多注重筋、骨、肌肉的后天訓練,這一點與現代搏擊是相同的(甚至可以說:現代搏擊,就是外家拳的一個新拳種);而內家拳,如大成拳,則較為注重意、氣、內力訓練,注重恢復先天本能,某些理論與現代搏擊還是沖突的。

按照這個思路,我們將傳武與現代搏擊進行比較:

一、外家拳與現代博擊,其實是古今武術的對比。

時至今日,傳武還延續著古老的師徒傳授的方式。師徒基本都是業余的愛好者。其訓練場地,一般都在公園或者小樹林中。訓練的課程,往往就是幾個基本功動作,加上一些套路;輔助的器械更的簡單的可憐,比如石鎖、木樁、沙袋、大桿子等。而且建國之后,傳武主要是套路表演為主,極少有對抗性訓練。

而現代搏擊,則一般都有專業的教練,專門的訓練館,輔助器械應有盡有。他充分利用現代科學理論和先進儀器,將每一塊肌肉如何訓練都研究得清清楚楚,哪一個動作最直接有效也都分析得明明白白,并且其訓練絕無花架子,全系以實戰為主。

還有一點,現代搏擊是開放的。他將傳武中有用的招式,全部都可以拿過來用;而傳武則囿于門派之見,往往郎自大,固步自封,不屑學習本門以外的技法。

兩相比較,不言而喻——當代外家拳,在同樣的條件下,一定打不過現代自由搏擊。

二、內家拳與現代博擊,就是玄學與科學的對比。

我們通過讀孫祿堂、王薌齋等先生的著作,可知內家拳的訓練方式大異于外家拳和搏擊。內家拳一般反對猛烈的訓練方式,主要通過站樁、試力等,使人恢復先天自然本能,獲得超常的內力和敏銳性。這與現代搏擊的理論是沖突的。

內家拳與中國傳統文化中的玄學,是一脈相承的。他類似于佛家的“禪”和儒家的“心學”,強調直指根本,將人的主觀能動性發揮到極致。所以中國的內家拳宗師,都文武雙全,有超凡脫俗的氣質。

玄學除去迷信的成份,的確存在著當代科學所無法解釋的現象。比如禪宗“頓悟”的境界,一定存在,但是現代科學卻找不到依據。內家拳也是如此。從孫祿堂和王薌齋先生流傳先生流傳下來的著作和比武歷史來看,他們確實修煉到了一種超常的境界。

然而在當代:太極傳人雷雷僅十幾秒,就完敗在徐曉東之下。還有許多私下的這種較量,也均以內家拳的失敗而告終。面對徐曉東的屢次挑戰,太極門內卻始終無人敢應戰。由此可知,當代的內家拳,似乎并沒有得到真傳。

兩相比較,可以說——如果內家拳不是騙人的,是可以完勝現代搏擊的?!皇?,在當代我們找不到依據。

 

綜上所述,我們可以得出這樣一個結論:除非內家拳的超常境界是客觀存在的,否則傳統武術絕對敵不過現代搏擊。

?傳統武術與現代搏擊之淺談-保鏢之家

(乙)

上述結論,會讓很多人失望。因為現代搏擊的理念,從從西方流傳過來的,承認其優越性,會有傷于民族自尊。

其實今天的我們,完全沒有必要糾結于此。拿傳武和現代搏擊比較,就如拿古老《黃帝內經》和現代是醫學理論比較一樣,是不對等的。另外,武術是沒有國界的?,F代搏擊到了中國,我們就要好好利用它,把它變成中國武術的一部分,而不應該排斥它。相傳少林功夫還是印度僧人達摩祖師所傳授的呢,今天不也是我們所引以為豪的國術嗎?

中國的外家拳,完全可以將現代搏擊吸收進來,使其成為基本功的訓練科目;而內家拳,則可以學習現代博擊的研究方法,將其訓練方式進行分析總結,使其科學化,具有可復制性。

傳統武術與現代搏擊之淺談-保鏢之家

另外希望中國的自由搏擊界,也要有所進步。比如徐曉東等人滿嘴臟話,狂妄至極的形像,讓人十分反感。以中國的傳統觀點,武術并不只是打人的技術,還是修身養性之道。歷代各門各派的大宗師,都是謙謙君子??裢拄斦?,絕對達不到技藝的高峰,為武林界所不齒。我們看到,泰拳很能打,但是泰拳手在上臺之后都有一套禮儀,說明他們內心是有所敬畏的。而我國的自由搏擊手,在上臺之后,我只看到其目空一切。民間的搏擊館更甚,拳手臟話連篇,如地痞流氓然。在練習搏擊的同時,也要加強“武德”、‘“禮儀”的修養,這是搏擊界要向傳武學習的地方。

(丙)

原始傳統武術肯定是能打的,這一點不容置疑。建國之后,傳武走入套路表演歧途,導致許多實用技法失傳,淪為了花架子,真是讓人痛心疾首!

痛定思痛,今天武林界的有志之士都在探討傳武的復興之路。比如《武林大會》、《武林風》、《昆侖決》還有《戰太極》等項目,都進行了可貴的嘗試。

《戰太極》的創始人柏山先生說過:“能打才是硬道理!”旨哉言乎!

只有放手去打,在實戰中提高,中國武術才有復興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