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二戰時期,德國名將隆美爾的大名無人不知,無論是戰術謀略,還是取得的戰功,都讓絕大多數將官難以望其項背,甚至連丘吉爾都對他盛贊不已,但是有位將軍確實對他毫不在意,他就是約瑟夫·迪特里希。

希特勒的貼身保鏢–約瑟夫·迪特里希-保鏢之家

跟大多數出身于軍人世家的德國名將不同,迪特里希出生于一個小山村,家境貧寒,還沒等念幾年書,迪特里希就選擇了外出打工,賣過面包、做過雜役,去過奧地利、呆過瑞士,雖說吃了不少苦,但是豐富的閱歷也讓他變得侃侃而談,言辭幽默。這一點,在他日后被選為希特勒的貼身保鏢時起了很大作用。

一戰時期,渴望著擺脫現狀的迪特里希,熱情高漲地報了名,并調入德國第六集團軍的炮營,后期又被選拔為德國最早的一批坦克手。這段經歷一度成了他日后吹噓的資本,畢竟當他開著坦克馳騁沙場的時候,后來的“閃電戰之父”古德里安還僅僅是一個通訊兵。

戰后,由于大規模裁軍,迪特里希被遣返回家。但他對這樣平淡的生活厭惡至極,所以當國內興起納粹潮時,他義無反顧地加入了黨衛隊,宣布效忠希特勒。

憑借著堅韌的性格和過硬的素質,迪特里希很快就被希特勒看中,成了他的司機兼貼身保鏢。更值得一提的是,迪特里希是個直腸子,對政治毫不關心,這一點更讓疑心頗重的希特勒對他甚為信任,視如心腹。

二戰爆發后,迪特里希就帶著這支警衛旗隊上了前線。不過很可惜,小鮮肉們上了戰場,很快就陷入了波蘭軍的包圍圈,多虧友軍支援,才勉強逃了出來。

 

迪特里希的所作所為,讓當時的第八集團軍司令布拉斯科維茨很是不滿,畢竟這樣的暴行對于傳統的普魯士軍人而言同恥辱無異,所以他下達了逮捕迪特里希的命令。不過,在希特勒的強勢干預下,迪特里希安然無恙,反而是布拉斯科維茨將軍因此得罪了元首,直到二戰結束時都沒有晉升為元帥。

荷蘭戰役中,迪特里希率領警衛旗隊參與了對鹿特丹的進攻。迫于德軍強大的火力,鹿特丹守軍最終選擇了投降。不過由于當時通訊中斷,空軍和陸軍并未對此形成統一的部署,結果等到德國空降兵將軍斯圖登特進入鹿特丹,與荷蘭方面協商投降事宜之際,竟被沖上來的黨衛軍開槍打成了重傷。

就算是有一些外部因素,但未加仔細審度就差點干掉德國最優秀的指揮官之一,這罪名安在誰身上怕也是死路一條,可是迪特里希卻并未因此受罰,反而因為在法國戰役中的優異表現,受到了希特勒的盛情夸贊。

有希特勒如此偏心的照顧,迪特里希自然誰也不放在眼里,就連“沙漠之狐”隆美爾在他眼里都是不值一提,看看他是怎么說的吧:“隆美爾是個報紙上的英雄,他根本不懂坦克戰,因為他沒有在東線打過仗!他會做的,就是從坦克炮塔探出上半身,揮舞著手中的元帥權杖,高喊著我是非洲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