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魯門任總統期間,他在佛羅里達群島休假時,特別喜歡在海里游泳,每次下海都有兩位保鏢一遠一近地護著他。離他近的保鏢注意防止他溺水,遠的則停留在他外側靠海的一面,聚精會神地盯著水中有無不速之客的侵襲。有一次,杜魯門在海面上游泳時,離他遠的那位保鏢突然發現一條兇猛的食肉型大魚從側面向總統游去,離總統只有幾碼遠。保鏢不敢呼喊,怕它受到驚動后會進攻總統。那位保鏢毫不猶豫地游到總統和食人魚之間,一面輕聲告訴總統趕緊離開,一面不動聲色地在水里觀察著那條魚的動靜,所幸的是那條魚也靜靜地觀察他。當總統在另一名保鏢的護衛下迅速上岸后,他才緩緩游向岸邊,并迅速逃離海面。事后,這位保鏢說:“我曾常常懷疑,當危急時刻到來時,我是否真的能把我自己的身體擋在總統和襲擊者之間。在此之前,老實說我是不能肯定的,現在,我確定自己將會這樣做,對此我感到高興和安心?!?/p>

當年刺客陶里索拉和柯雷佐一起刺殺杜魯門總統時,保鏢們為使總統不受傷害,奮不顧身地同殺手展開了槍戰,兩位保鏢身負重傷,保鏢來利斯·柯發爾脫獻出了生命。在奧斯瓦爾德向林登·約翰遜總統開槍時,是特工魯弗斯·揚布拉德用身體掩護了總統。美國的人民不會忘記,1981年3月30日,里根總統結束了在華盛頓希爾頓飯店對建筑工會4000名會員的講話后,狂徒約翰·欣克利躲在門外的記者群中向里根總統開槍射擊,特工杰里·帕爾將里根總統掩護在身下,丹尼斯·麥卡錫立即撲了過去,擋住了兇手射向總統的子彈,并生擒了這個狂徒。這些英雄形象向世人顯示,總統衛隊的每一個特工都是保護總統的最后防御手段和屏障。

保鏢們除了在危急時刻為國家元首提供密不透風的貼身保護之外,還必須細致入微地提防可能危及總統安全的一切事物。比如,艾森豪威爾總統患有心臟病,有一次他在阿富汗訪問時應邀參觀一個景點,由于阿富汗的海拔較高,參觀景點又必須攀登24級臺階,艾森豪威爾一登上山頂就昏了過去,正在大家手足無措,不知道從哪里能弄來氧氣瓶時,為總統開車的保鏢立即遞過來一個氧氣瓶,使總統轉危為安。原來,這個保鏢根據總統的身體狀況及當地的地理情況,在沒人提醒的情況下,不聲不響地將沉重的氧氣瓶背上了山。

陪同總統外出時,保鏢們得處處眼明手快,免得總統自己不小心踉蹌摔跤。一次,福特總統在紐約舒伯特劇院觀賞話劇后,照例到后臺去作禮節性的寒暄。許多人在后臺穿梭似地來回走動也沒事,偏偏福特一腳踩在了一塊巨大的黑布上,誰知那黑布下面是一個深達7英尺的舞臺特殊設備---坑洞。說時遲,那時快,只見貼身保鏢馬提·卡文一個箭步沖上去抓住總統的腰帶,拼命往上一提,把正在下落的總統拉了上來,才避免了一場災禍。而馬提·卡文卻因用力過猛,西裝和襯衫都崩裂得不成樣子了。事后,他表示,難得有機會為這樣一位體恤部下的元首效勞,忍受點犧牲不足大驚小怪,“并且在特工中具有這種想法的,也不只我一個?!?/p>

美國總統保鏢的艱辛

  美國總統的保鏢可打著“總統”的金字招牌在全國各地暢行無阻,特權頗多。在美國公眾看來,他們是八面威風,但他們的危險和艱辛卻只有自己知道。

美國總統的每一個保鏢非常清楚,他們的業關系到世界上最強有力人物的生死,如果總統遭到暗殺,他們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因此,從他們當上總統保鏢的那一刻起,所承受的心理壓力就幾乎無法言傳。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隨著總統保鏢們的防衛武器的不斷更新,欲謀殺美國總統的恐怖子所使用的武器和手段更加五花八門。有一次,擬密謀殺害克林頓總統的三名男子所用的兇器,竟是一個射出浸透了肉毒毒素和炭疽菌的仙人掌刺打火機。為提防形形色色的恐怖分子和這些稀奇古怪的殺傷武器對總統的傷害,保鏢們無時無刻不崩緊每一根神經。

在承受難以訴說的思想壓力的同時,保鏢們的身體也處于極度疲勞狀態。由于保鏢們的任務在不斷增加,而特工處的老人要退休,新人見異思遷,人手緊張的情況無處不在。尤其是“9·11”事件之后,特工們必須經常犧牲休息日,加班加地工作,很多人已感到筋疲力盡。特工們擔心,當他們正在保衛總統的安全時,過度的疲憊和壓抑,可能在工作中造成一時疏忽,這對總統或其他保護對象成的后果將不可估量。特工部門及有關專家認為,這些擔心不無道理。

巨大的精神壓力和身體的極度疲勞,使一些原本身體健康狀況極佳的總統保鏢患上了心臟病和神經衰弱。許多時候,他們會在睡夢中突然驚醒而搞不清自己是在地球的哪邊,手表上的指針是早上還是晚上7點?有的人因睡眠不足而流鼻血,還有的人未老先衰英年早逝。曾因舍身保護里根總統而獲得美國特工局最高獎賞──勇敢獎章的丹尼斯·麥卡說:“由于精神長期處于緊張狀態,我的頭發已經過早地花白了?!边B美國國家心理健康研究所的專家也不得不承認,特工的精神壓力對健康是有影響的。

總統的保鏢由于任務特殊,感情生活中遇到的麻煩也是難以言傳的。特工們在談戀愛時,姑娘往往必須乘飛機到處飛才能與他們約會。兩人好不容易會,特工由于職業習慣,總是走在姑娘的后面,讓姑娘感到別扭。他們很難有一段甜甜蜜蜜,有頭有尾的浪漫史。因此,特工們雖然個個魁偉英俊,卻沒有多少姑娘愿意同他們一起過那既危險而又毫無規律的生活。由于特工們每10周至少要出差30天,特別是在華盛頓以外地方任職的特工長期不能回家,已婚的特工人家庭,十之八九都不太幸福穩定。

由于以上種種原因,很少有人在總統保鏢的位置上工作超過5年。他們從火線上下來后,雖然還可以繼續當保鏢,但不會再重返總統警衛圈的內層。有許多人下來后就不再留在特工局工作,而進入其他行業謀職。

現在,盡管美國總統的保鏢出現過一些諸如酗酒、婚外情、跳槽等事情,他們的威望在國公眾心目中已被打折扣,但從總體上看,絕大多數特工人員仍具有高度的責任感和敬業精神,他們在工作中仍盡職盡責,美國總統的特工隊伍仍不失為一支舉世聞名的高素質隊伍。